www.171xs.cc
快穿之每天都在拯救疯批反派完整小说介绍
快穿之每天都在拯救疯批反派完整_快穿之每天都在拯救疯批反派

快穿之每天都在拯救疯批反派完整

持刀小萝莉

小说主角: 顾梦 季白 萧长雍 楚陵 夏梦 李琴 慕之 秦月 叶雪 萧然

相关标签: 少年 嗜血 拯救 暴君 女生频道 病娇 阴暗 霸少 小说 小可

最后更新:2023/5/19 19:27:08

最新章节:快穿之每天都在拯救疯批反派完整最新章节 第797章我是你嫂嫂41 2023-05-19

小说简介:顾梦绑定了拯救反派系统,她发誓要用爱治愈那个被女主抛弃的疯批小可怜,可没想到小可怜早已觊觎她良久。病娇总裁从后面拥住她,如毒蛇裹住自己的猎物,“不是爱慕我吗,在骗我?”暴躁昏君坐在龙椅上,猩红的唇带着嗜血的笑,“朕好像在哪里见过你?”阴暗校霸少年壁咚她,笑容肆意滚烫,“介不介意给我降降火”…

内容摘要:顾梦:冬总寂清,你说你怕冷,我便用一腔热血陪你到春暖。秦夙:所有晦暗都留给过往,从遇见你开始,凛冬散尽,星河长眠。*大雨如注,天地之间一片灰茫茫,别墅花园处一袭烈烈红衣刺眼夺目。那是一名女子,一名柔弱瘦小,眼中却闪烁着坚毅不屈的女子。“少爷,顾小姐已经在雨里跪了三天了。”穿着定制西装的男子高大俊美,他坐在真皮座椅上,看向窗外大雨,视线落在雨幕里那道身影上。他眼里没有半丝不忍,语气冰凉:“她认错了吗?”刘管家俯身禀报:“没有,只是雨水寒凉,顾小姐再跪下去,只怕会出事”“只怕什么?当初她狠心推倒月儿,怎么没想过月儿会出事?”刘管家的话适得其反,楚陵勃然大怒,“月儿如今小产,都是她作的孽。”“让她跪,跪到她肯认错为止。”“可是她是您曾经最喜欢的未婚妻呀”刘管家心里嘀咕着,看了眼楚陵的脸sè,到底没敢说出来。他跟了楚陵十年,到现在也没摸明白他的脾xìng。他悄悄退了出去,撑伞走向还跪在雨中虚弱的红衣女子,眼里浮上三分怜悯。“少爷问你,肯认错了吗?”“我没有错,我没有推她”女子气息微弱,眼睫不断轻颤着。倏然,她似想到什么,撑着身子勉强爬了起来,踉踉跄跄往别墅里跑去。“阿陵,我没有,你不是说过说过会永远信

TXT下载:电子书《快穿之每天都在拯救疯批反派完整》.txt

MP3下载:有声小说《快穿之每天都在拯救疯批反派完整》.mp3

开始阅读第1章 天凉了男主该破产了 有声小说第1章 天凉了男主该破产了 下载APP绿色免费APP 相似小说类似小说换源

第797章 我是你嫂嫂41 第796章 我是你嫂嫂40 第795章 我是你嫂嫂39 第794章 我是你嫂嫂38 第793章 我是你嫂嫂37 第792章 我是你嫂嫂36 第791章 我是你嫂嫂35 第790章 我是你嫂嫂34 第789章 我是你嫂嫂33 第777章 我是你嫂嫂21 第776章 我是你嫂嫂20 第775章 我是你嫂嫂19 第773章 我是你嫂嫂18 第772章 我是你嫂嫂17 第771章 我是你嫂嫂16 第770章 我是你嫂嫂15 第769章 我是你嫂嫂14 第768章 我是你嫂嫂13 第755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58完 第754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57 第753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56 第752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55 第751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54 第750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53 第749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52 第748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51 第747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50 第746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49 第745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48 第744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47 第743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46 第742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45 第741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44 第740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43 第739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42 第738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41 第737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40 第723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26 第722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25 第721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24 第720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23 第719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22 第718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21 第717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20 第716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19 第715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18 第714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17 第713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16 第712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15 第711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14 第710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13 第709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12 第708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11 第707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10 第706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9 第705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8 第704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7 第703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6 第697章 直男医生不好撩70完 第698章 短命太子的白月光替身1 第696章 直男医生不好撩69 第695章 直男医生不好撩68 第694章 直男医生不好撩67 第693章 直男医生不好撩66 第692章 直男医生不好撩65 第691章 直男医生不好撩64 第690章 直男医生不好撩63 第689章 直男医生不好撩62 第688章 直男医生不好撩61 第687章 直男医生不好撩60 第686章 直男医生不好撩59 第685章 直男医生不好撩58 第684章 直男医生不好撩57 第683章 直男医生不好撩56 第682章 直男医生不好撩55 第680章 直男医生不好撩53 第679章 直男医生不好撩52 第678章 直男医生不好撩51 第677章 直男医生不好撩50 第676章 直男医生不好撩49
快穿之每天都在拯救疯批反派完整相关书单
快穿之每天都在拯救疯批反派完整类似小说
快穿之每天都在拯救疯批反派完整书评精选
你说:这是把许多长篇小说缩略成许多短故事的一本书
就喜欢看这种快节奏的小说,入迷了,一有空就看,熬得我精神恍惚😄
用户854044337902
呜呜呜真的很好看啊,宝藏文
[emot=default,19/][emot=default,19/]
゛小情绪i°ヾ越到后面越狗血
越到后面越特么狗血啊!!气死我了!!
爱蹦迪的小丘令人惊艳的感情线
第一个世界,我看见秦先生,明明知道女主在玩,她对谁都没有爱,但是秦先生也不拆穿她,会对她的一些行为生气,也会被她的一声老公哄好,很纵容她,又好像是演戏。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女主好像爱上了他,而他也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共赴黄泉。
然而,女主还是毫不犹豫的剥离了,这一世的情感,投身下一世,他却追随她而去。
说实话,看到这儿,我并没有任何的兴趣,也许仅仅只是因为这个故事,我刚刚好能接受,也许是因为故事很短,于是我看完了。我以为它会是又一次的女主在一个个世界中,一次次的救赎男主,然后最后恩恩爱爱在一起的故事。第二世果然不出所料。我以为这不过是一个文笔较好的快穿,甚至在抱怨为何总是女主去主动。然而第三世,我却忽然发现爱的深沉的从来都不是女主。玩世不恭的,也从来不是男主。女主认出了男主的身份,选择的却是离去。
在他们差点再一次变回平行线时,却是男主在沉睡中苏醒,挽回了女主。其实我想这一刻,女主还是有能力能够离去的,也许她也想不清楚为什么这一刻,她选择了留下,选择了听从。也许是爱上了男主,也许只不过是为了看清内心又或者是还债罢了。
又是一个我爱着死对头的故事。但每一个小故事,我却说不清它到底是虐文还是甜文。不是那种很单一的感情,而是一种很复杂的感情,在撕扯着内心。说不清楚,到底是爱还是不爱?更说不清她的行为是出于爱还是出于不爱。我唯一清楚的不过是男主自始自终都爱着女主。
动心忍性
原谅我在一些情节上接受无能
那个学霸和校霸的校园位面。一些细节表明,女主居然在16岁的时候和男主do了!!而且!他们那会儿高三!(虽然16岁高三也不是没有,但才十六,就……)
还有,这个位面,女主和原男主、女主和男主的感情戏都好拉扯啊,给我很幼稚的感觉,没前两个位面写得好。
゛小情绪i°ヾ真是让我我又爱又恨!
听完了!真是让我又气又爱!!
茶狸不睡觉
感觉不错(*๓´╰╯`๓)♡喜欢看病娇文[emot=default,03/]
细吆听一
很好看,每个故事都有不同风格。
夛a
我这口味真的是 很喜欢
用户854055049364完美哦
很喜欢作者大大写的这个文章,可以多写一点这种风格的哦,可以虐但别太[emot=default,55/][emot=default,55/][emot=default,55/]
湿啾-☆
还挺好看的 就是中间有几个世界有点尬,女主有点无语,就像那种被女主光环眷顾的无脑女主,女强气质逐渐削薄,开始恋爱脑了,男主又有点喜欢自虐,结局还行
_HH有点困୧⍤⃝🐷
全部看完 我可是轻易不看长篇的人
南鸢
虽然很好看,但是辣个鱼的世界怀孕之后那么狂吃,吃光一片海真的好恐怖。
吹过的风难道是我读书太少了,所以导致我读不懂?😨
难道是我读书太少了,所以导致我读不懂?
持刀小萝莉
  自从顾梦宠幸言知絮,不小心泄露了自己喜欢被他弄哭后,其他两个老男人就疯掉了。
  他们攀比心越来越强,每天不把她折磨哭都不肯罢休。
  “乔栀梦,你不错啊,竟然喜欢这个调调!”
  沈乐川拿着言知絮给她买的情趣*衣,玩味的打量着她。
  顾梦缩了缩身子,在沈乐川危险的眼神中,一点点往后退。
  “没有的事,你别听言知絮瞎说。”
  “是吗?”
  沈乐川一步步逼来,顾梦退到墙角,退无可退。
  沈乐川壁咚着她,将那没几块布条的衣服挑到她面前:“穿上我看看。”
  顾梦脸红得像个煮熟的螃蟹:“可以不穿吗?”
  沈乐川微笑:“可以。”
  顾梦顿时笑颜如花。
  下一刻……
  “你不穿,我帮你穿。”
  话落,她的衣服就被他一把撕烂。
  不知多久后。
  沈乐川满意的欣赏着她颤栗的身躯:“不错,的确好看。”
  顾梦眼角湿润,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我穿上了,也哭了,可以结束了吗?”
  沈乐川挑起她的下巴,看着她强挤出来的眼泪冷笑:“你说呢?”
  顾梦点头:“我觉得可以结束了。”
  说完,她就想跑。
  可是还没跑出三步,就被沈乐川公主抱,狠狠的扔在了大床上。
  他欺身而来,大手摩挲着她的脸颊。
  “什么时候真哭了,什么时候放过你。”
  那两晚,顾梦的嗓子差点没哭哑。
  忙活了两晚上,她揉着酸痛的腰肢,被洛淮清带进了自己的房间。
  她本来以为洛淮清这样温柔的人,肯定不会像其他两个那样过分的。
  可是,她想错了。
  兔子生气了也是会咬人的。
  “阿梦,你喜欢这样,对吗?”
  洛淮清将她的双手铐在了床柱上,抽出皮带折叠起来打了打她的小屁屁。
  顾梦羞耻心爆棚,她咬牙尴尬的笑:“没有的事,你别听言知絮瞎说。”
  “哦,那你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兴奋?”
  顾梦眼尾泛红,她的身体她知道,对上如此野蛮的玩法,她根本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反应啊。
  “我是难受,对,难受。”
  “难受?”洛淮清笑了,他抬手摸了摸她莹润的红唇,“那老公帮你缓解一下难受好不好?”
  顾梦看着他那双仿佛泛着邪恶之光的眼神,不明白,好好的一个温润教授,怎么有一天竟然变成了衣冠禽兽。
  这两晚,她差点没死。
  哭也哭累了,顾梦坚持了一个月,觉得自己熬不住了,再呆下去,可能会英年早逝。
  所以,她在某个周末,趁着三个老男人还在睡觉,自己偷偷爬起来,带上早就准备好的行李跑路。
  离开三个老男人两天后,她觉得身心愉悦,心情好得不得了,每天都睡到自然醒。
  可在第三天,她就有些不适了。
  她开始干呕犯恶心。
  起初,还以为是因为没吃早点的缘故。
  可她吃了早点后,还是难受,午饭也吃不下去,什么都吃不下。
  到离家出走的第五天,她饿得没有力气,双眼模糊,迷迷糊糊中看见那三个男人朝自己跑了过来。
  她眼前一黑,摔倒在了不知道谁的怀里。
  
持刀小萝莉
    “大王,臣妾一定好好侍候您。”
  说罢,两只小手就格外不安分的开始扯他的衣服。
  很快,燕绥的衣服就被她丢在了地上。
  燕绥这算是彻彻底底明白了她的意思。
  “不是……”他说的侍候,并不是说这些。
  她显然是误会了。
  可看着她这视死如归的模样,燕绥还是来了兴趣。
  他便也不解释了,乖乖的由着她解开他的衣服。
  脱完他的,她便开始脱自己的。
  两人的衣服全部被丢在地上,堆成一团。
  燕绥看着眼前她姣好的身材,眸色微深,差点没控制住反客为主。
  顾梦将燕绥摁在床榻上,放下床帘,便坐在他腿上,开始她的“侍候”……
  顾梦一开始还是挺勇猛的,她摁住燕绥的手,亲他还不准他回应,一套功夫下来,完全把人撩拨的情意绵绵,不能自拔……
  只是后来……
  “燕绥,难受……”
  看着顾梦泛红的眼尾,燕绥薄唇微抿,心疼道:“要不算了吧。”
  “不能算。”顾梦忍着痛,眼泪汪汪的看着他,“我有个办法,你直接将我打晕,这样是不是就不疼了?”
  燕绥看着她,似乎真的思考起来打晕的可行性。
  他动了动手,手心覆上她柔软的脖颈,一记手刀下去,她绝对会晕。
  可是……
  “不行,打晕也会疼的。”
  “那你会不会点穴,给我点一个止痛穴。”
  “……没有那种穴。”
  顾梦一听,顿时泻了气,她伏在他身上,小手委屈的在他心口写字。
  “燕绥,怎么办啊……”
  她是真的难受啊。
  “孤温柔点,慢慢来,好不好?”
  燕绥的声音温柔到了极致。
  顾梦吸了吸鼻子,点了点头。
  燕绥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开始慢慢亲她。
  他以为今天会有一番不一样的待遇,可没想到,最后还是要自己去“侍候”她。
  不过他甘之如饴。
  燕绥用尽了毕生的温柔,一点点让她放松了身体。
  所以最后,总算得偿所愿。
  燕绥没尝过情爱这种东西,初尝滋味,便如那上瘾的饮客,迫不及待的想要一品再品。
  最后,顾梦哭红了双眼,可怜巴巴的躺在他怀里,像是个被狠狠蹂躏了的猫咪。
  她连嘴唇都懒得动一下,手更是没力气写字。
  还好燕绥暖心,倒了杯水慢慢喂她,手还轻柔的帮她揉着肚子。
  “王后辛苦了。”
  贴在耳边的声音,带着前所未有的沙哑和*感。
  顾梦红着脸,又往他怀里贴了贴。
  啧,这种滋味,真是痛并快乐着啊。
  *
  晏晏虽然名义上成为了顾梦的义妹,燕绥也给她重新赐了一间宫殿,但她也没端着自己,仍旧三天两头往顾梦这里跑,生怕别人伺候不来。
  今日,她照常来,不成想一来,就看见房门紧锁,她还以为顾梦睡了,刚想敲门,便听屋内传来*重的喘息声,以及她叫小姐那绵软的呜咽嘤咛声。
  晏晏看着这晴天大白日的,愈听脸越红。
  里头的动静,到天黑了都没歇。
  终于在月亮升起时,里头要了水。
持刀小萝莉
  “燕绥,你想不想要我?”
  看着眼前这张似乎不谙世事的脸,燕绥觉得自己可能听错了。
  她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她到底知不知道羞耻二字?
  这是燕北,虽然女人一向胆大,夫妻之间玩*趣很正常。
  可她一说出来,燕绥就是不爽。
  “这话有没有对别人说过?”
  别人是谁,燕山,赫铭,或者是其他的男人……
  只要是除了他之外的男人,他都不爽。
  看着燕绥那阴沉沉的眸子,顾梦忽然俯身,极为自然的坐在他的腿上。
  燕绥一瞬间就感觉到了女孩柔软的身躯。
  昏黄的烛火下,她就像个妖精一样撩人。
  乌黑的长发半湿不湿的披散在女孩的双肩和锁骨,半遮住了一片雪白的春光,欲迎还拒。
  女孩慵懒的抬手,双臂勾住他的后颈,缓缓凑近,一颦一笑,妩媚动人。
  “只、对、你、说、过、啊!”她勾着他,戏谑却又认真的笑,“我、的、王。”
  顾梦轻勾着红唇,纤软的指尖意味不明的摩挲了一下他的唇。
  明明没有声音,燕绥切觉得最后三字莫名的缱绻温情,旖旎悱恻。
  燕绥:“……”
  *感妩媚的女孩,此刻宛如一位勾魂夺魄的狐妖,绵软无力的缠在他的身上,让他眼前一片涣散,被蛊惑得失了心神。
  燕绥仿佛被一点点的吸去了精魂。
  完全不受控制地掐住她纤细的腰肢,低头攫住了她甜美的红唇。
  完全是意料之中的吻。
  顾梦睁着眼睛,看着燕绥雾色深邃的眸子里翻涌着令人脸红心跳的情yu,暗沉沉的,像是能将人毁灭。
  她还想再看,燕绥却已经抬手,遮住了她的眼睛。
  一片黑暗,没了视觉,听觉便愈发敏感起来。
  顾梦能听到彼此粗重的呼吸声,混乱的心跳声,以及摇晃的水声。
  她一颗心跳跃着激动的喜悦,毫无阻拦的回应着他的热烈。
  可燕绥都接吻了两次,还是不熟练,又把她吻缺氧了。
  她推拒着他,却被他抱得更紧,她的身体几乎要被他融进自己的身体里,他浑身都是骨头和肌肉,咯得她生疼。
  “唔唔……”
  顾梦很难受,使劲推他打他,可是没用,他粗暴得过分。
  很快,顾梦便感觉到嘴唇里一股血腥味。
  接着,更撕心的疼痛传来。
  她的眼泪倏地就落了下来。
  一颗一颗砸在他的脸上身上。
  终于把他的理智唤回来了些。
  他停下,松开她,看着她流血的嘴唇,声音格外的哑:“很疼?”
  顾梦双眸雾气氤氲,很委屈的点头。
  疼,要疼死她了……
  这副身体怎么那么弱啊。
  “怕疼还敢勾引孤?”
  顾梦更委屈了,眼泪跟不要钱的往下掉。
  燕绥抬手抹去了她眼角的泪,喉咙干涩:“别哭,孤不碰你了。”
  顾梦伏在他的肩头,委屈巴巴的抱着他的肩膀。
  她在他的掌心写字:“燕绥,我的嘴巴好疼,是不是还在流血?”
  燕绥垂眸,看着她唇上的血渍。
  他颔首,一点一点,力道轻柔的吻去。
  “没了,不痛了,乖。”
  
持刀小萝莉
  “齐衍,疼……”
  顾梦眼里含着泪,整个人楚楚可怜的样。
  齐衍回过神:“哪里疼?”
  顾梦不说话,眼角发红,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皇后怎么不说话,那会不是挺能说的?”齐衍抱着她,动作明显轻了下来,语气却愈发恶劣,“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顾梦不说话,只是爪子挠了挠他的背。
  齐衍吻了吻她眼角的泪,勾起唇角:“不说就先疼着。”
  最后一次结束,顾梦已经累到虚脱。
  她被齐衍用被子抱着,去了浴室。
  意识昏昏沉沉的,她隐约感觉到齐衍一边帮她擦洗着身子,一边揪着她的脸,得意洋洋的道:“叫你嘲讽我。”
  唉,齐衍真是个睚眦必较的性子。
  大婚三日,他不用上朝。
  这三天顾梦就没离开长秋殿。
  齐衍就喜欢听她求饶,一连听了三天,才堪堪放过她。
  顾梦把他送走,才十分庆幸的长呼了一口浊气。
  外面雪下得越来越大,整个皇宫都被大雪覆盖。
  顾梦弯起唇角,刚要往回走,不成想,双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
  身边的小宫女扶住了她。
  “娘娘,您没事吧?”
  小宫女偷偷看她,见她嘴唇殷红,被大氅掩盖的脖颈上,隐约可见几抹暗昧的痕迹。
  联想这几日帝后两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也猜到了几分。
  顾梦吸了吸鼻子,没错过小宫女闪躲羞涩的眼神,她狠狠的咬了咬牙:“我要休夫。”
  齐衍太不是人了。
  有这么折磨她的吗?
  呜呜,连路都走不动了。
  “娘娘,陛下是九五至尊,您没有权利休弃他的。”
  顾梦一哽:“那我要……离家出走。”
  呜呜,不就是“安慰”了他几句嘛,竟然“虐待”她。
  顾梦回到长秋殿休憩了一番,眼看着齐衍快下朝了,找了个人去通知他,而自己则叫了步撵,嚷着要出宫。
  她就不信她治不了齐衍。
  齐衍果然很快就追了上来。
  “皇后,你这是去哪?”
  顾梦傲娇的坐在步撵上,抱着胸不理他。
  齐衍走上前来,温声诱哄:“好了,别生朕的气,跟朕回去好不好?”
  “不回,你那么折磨我,我回去就死定了。”
  “不会的。”齐衍摸着她的小脸道,“疼都来不及,怎么会舍得折磨你?”
  “可你……”顾梦刚想控诉他的恶行,却发现周围还有很多人,只能凑到他耳边小声道,“那你能不能让我睡睡觉,我三天没睡好觉了,我又累又困,路都走不动了。”
  闻言,齐衍下意识的垂眸看着她青黑的眼窝。
  他抬手,摩挲着她的眼尾,心中泛起一片柔软。
  怎么会有那么可爱的小清梦。
  他勾唇笑了起来,也压低声音:“好,我答应你。”
  顾梦这才乐滋滋的笑了起来。
  她想让人抬着她回去。
  没成想,齐衍直接大手一捞,将她公主抱在了怀里。
  齐衍抱着她走过漫长的长廊,踩着一片片雪花,两人从黑发走到了白头。
  顾梦窝在他的怀里,觉得一颗心前所未有的充足。
  “齐衍,你知道吗?”
  “什么?”
  “我是为你而来的。”
  齐衍,你从没有对不起我,是我对不起你。
  曾经遗留在你身上的遗憾,那些爱而不得的过往,就让我用这一生,来为你弥补。
  
持刀小萝莉
  齐衍的视线漫不经心的落在手里的汤婆子上,杏黄色袖口半藏着雪白的皓腕。
  他怏怏地微垂着眼睫,遮掩着所有情绪。
  “竟然没说,倒是意外。”
  他的病情她应该早就亲眼看见,昨夜他还特意强调了一遍,就连前几日他故意放给她的机密,她都全部瞒住,没有告知皇后?
  竟然还跑去医馆问他的病情。
  她难道真的只是图他这个人吗?
  这一刻,齐衍心底那丝异样又涌动了出来。
  “殿下,奴婢回来了。”
  外面传来女孩熟悉清脆的笑声。
  暗卫消失。
  随即殿门被推开,齐衍看见女孩穿着一身明媚的粉裙,宛如一个桃花仙子一般,从外面蹦蹦跳跳的跑来,钻进了他的怀里。
  “殿下,有没有想我?”
  女孩黏腻腻地抬手攀住他的脖颈,靠在他的怀里。
  他的气息总是那么冰凉,哪怕穿着那么厚重的衣裳还是没有半丝温暖,顾梦有些心疼,指尖绕着他的发丝,笑眯眯的道:“殿下,我给你带了礼物。”
  齐衍懒懒的睨了一眼她手中的“礼物”。
  竟是一串糖葫芦。
  “喏,可甜可好吃了,殿下你尝一口。”
  顾梦将糖葫芦凑到齐衍嘴边。
  被蜜糖包裹着的糖葫芦看起来润滑可口,她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齐衍从不吃外面的东西,一来是觉得脏,二来,是怕有人肆意下毒。
  可是看着女孩如此期待的模样,他忽然说不出拒绝的话。
  算了。
  反正他也没几日了,就算她要下毒,也无碍,正好能提前让他结束痛苦。
  齐衍动了动唇,刚想吃下,忽然听到外面传来齐衡的声音。
  “四哥!”
  声音有些着急,似乎是有急事。
  “你吃吧,给本宫留两颗。”
  齐衍松开顾梦,让她出去吃去,才让齐衡进来。
  齐衡关好门,走到齐衍耳边耳语了几句。
  闻言,齐衍笑了声:“真是有趣,那么多人来催本宫死。”
  “四哥,怎么办?”
  齐衍把玩着腰间悬挂的玉佩,幽幽一笑:“将计就计。”
  也是时候在他死前搞点大事了。
  顾梦在外面开心的吃着糖葫芦,然而等他们谈完,她发现糖葫芦也被自己吃完了。
  齐衡走后,顾梦被叫了进去,迎着齐衍投过来的视线,她有些心虚。
  “本宫的礼物呢?”
  顾梦讪笑着丢掉手里的签子,她再度窝进他的怀里,双手抱着他,讨好的道:“殿下,糖葫芦虽然没了,但我的唇是糖葫芦味的,你尝尝。”
  说着,她便将她那满是蜜糖的唇凑了过来,那么明目张胆的邀请他品尝。
  见他不动,还大胆的凑上来吻上他的唇。
  舌尖一点点的,试探着往里钻……
  呼吸滚烫。
  许久后,她弯着眼睛对他笑。
  “殿下,甜不甜?”
  齐衍平复着呼吸。
  他发现,她真是越来越放肆了,竟敢如此冒犯他。
  可不知道是因为她和那个人有着同样的脸,还是因为其他原因。
  他竟然一点都不生气。
  甚至还有点喜欢她娇纵的样子……
  
姐姐酱
本文很甜,特别好看,好甜啊。力推